人居环境> 主页 > 观点 >

我的十年景观路—访安道国际总经理曹宇英先生



文章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6-20

我的十年景观路
访安道国际总经理曹宇英先生



邀约嘉宾:

曹宇英
安道(香港)景观与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总经理
杭州安道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总经理
美国建筑师联合会会员(AIA)
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会员(USGBC)
美国景观建筑师协会会员(ASLA)
国际景观建筑师协会会员(IFLA)


景观设计师的自我定位

记者:您从事这个行业多长时间了?

曹宇英:我们公司(安道国际)从2001 年成立到今年正好是十年。

记者:这十年差不多是中国的景观界发展最快的时间。

曹宇英:对,我一直觉得我们运气比较好,正好遇上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最黄金时段。

记者:您觉得从您入行到现在,社会环境对景观设计行业的接受程度有没有变化?

曹宇英:实际上,从老百姓的概念中,景观就是我们以前所说的园林,中国的古典园林在世界园林史上有着独特的魅力和地位。但是很多人对现代景观的理解是从房地产开始的。2003 年以前很多人对景观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楚,随着地产行业的发展,房地产商开始把景观的概念引到整个住区当中,并作为一种销售手段,人们才开始慢慢对景观这个行业有所了解并重视起来。这十年当中,景观更多的还是局限于此,而在城市规划以及城市的生态建设中,真正意义上的景观建设并没有开始。比如城市规划的程序是这样的:由城市的
主管部门牵头,从规划设计单位开始做总体性规划,然后是控制性规划,然后再是城市设计,之后留下空地,才由园林或景观设计机构做绿地、道路绿化,实际上景观功能在这个过程中是被忽视的。另外一个层面,在学校中学园林也好,学景观也好,实际上都也因为这样的一种常规的程序把自己的想法拘束起来,自我定位也慢慢地退到小范畴里面的园林当中去了,大家都认为学景观,毕业之后就是做这样的事情,没有认识到景观能够参与到城市规划设计以及生态建设,包括城市的绿地系统的规划去。如果景观设计师只是在指定的场地做出特定的功能,景观实际上的作用是严重低估的,于是景观这个行业就慢慢变成了设计行业,在流程上是最下游的一个环节,它所承担角色仅仅是种树、种草,它所发挥的作用已经和景观的意义背道而驰了。
不过,这几年比较好的一点是,很多的从事行业景观的人,开始慢慢的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并争取一定的话语权。但是总的来说,景观行业还处于起步的阶段。

记者:我个人感觉国内的景观设计师对自己的定位相对比较模糊,甚至很低。

曹宇英:我觉得这是自我约束以后,不自觉地把自己定位成这样的角色,是很可惜的。

记者:俞孔坚在北大成立的北京大学景观学院,且不管他的理论是否存在争议,这是应该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下才能去评判的,但是从景观行业的现状出发,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声音,并且他所作的,是有着积极的意义的。

曹宇英:俞先生太理想化了,但他的积极意义是存在的。我认为让景观行业的人参与到规划设计当中,利用我们的知识的框架,知识的体系来补充原来城市规划体系中的不足之处,把它丰满起来,这个才是现在更应该去做的事情,而不是抛开规划本身,单纯的以景观的概念来统筹整个城市,毕竟每一个规划,每一个时代的作品,都应该跟这个城市的发展阶段是相关的。

地产景观的生长历程

记者:您这十年接的项目大部分都是商业性的吗?

曹宇英:我们大部分做的还是地产范畴的。

记者:那么您接触过的这些地产商,对景观的要求,以及景观方面的意识有没有转变呢?

曹宇英:我觉得变化是有的,应该说也还是比较大的,第一点是开始的时候更多的是在做概念,是把这个景观当成概念来推销。第二点就是所有的人,包括景观设计师本身,对于
居住区景观理解都不是很深刻。

记者: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居住景观设计的经验。

曹宇英:对,都是边实践,边总结,然后再编成“ 传记”。有时候看我们七、八年前的作品,从某种角度上也有些对不起地产商的投入,因为当时对景观设计的理解也很片面。很多年前,我记得国内一些开发商可能更多的寻求一些国外的设计公司来做。而这两年,开发商越来越务实了,他们对整个的地产景观有他们自己的理解。并不像以前那样,要境外的一些公司来撑门面,这两年从市场上的角度来讲,盲目的崇外意识已经淡薄下去了。在杭州的很多开发商,也逐步放弃跟国外机构的合作,转而跟我们合作。因为通过这么多项目建设,他们很清楚地知道怎么来做一个好的景观,它的标准是什么?他们能够控制了,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实际上境外的事务所也存在着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沟通的障碍,以及文化理念上的冲突;第三个问题,就是景观需要现场的把控和指导,这些跟境外合作时存在的一些弊端,所以他们转而跟本土的公司合作,国内的一些有潜力能够成为一流的公司,跟这样的公司去合作,最终会比跟国外的合作效果好。

记者:设计行业跟甲方沟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和他能够在同一个平台上对话,甚至你能够高于他,能够引导他。

曹宇英:对,还有一个层面,有些地产商自身的品牌已经立起来了,不需要依赖第三方来树立品牌,他们需要的是扎根在实际产品上,提升一些真正的价值。杭州的一些开发商已经很大程度上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能够客观地对待境内外的公司了。前几年国内最流行的就是贝尔高林模式,但是这几年,贝尔高林在中国的市场上慢慢的退化了,尤其是在地产方面的退化比较严重,因为它生产性的做法,包括固定的手法,从我们设计的角度,效率是高的,模式是成功的,但是从对单独一个项目本身来说,体现不了它们的独特性。

记者:把设计当成了一种工业化生产了。

曹宇英:对。他们操作模式很简单,在印尼有一百五六十个设计师,香港的设计师出面接单子,跟客户沟通,然后印尼公司负责生产,由于印尼菲律宾的设计师手绘功底很好,他最大的卖点是手绘。所以尽管他这个加工厂有优势,风格也很明显,但是太模式化,没有地域的独特性,以前很多人看不懂,所以盲目崇拜。另外因为贝尔高林的手绘表达能力比较强,所以版面会做得很花哨。在中国城市化刚刚起步,房地产刚开始的时候,它还是给了中国一些强力的冲击。

记者:那个时候大家对景观设计的了解都比较少,视野不开阔,现在大家见多了,对景观的认识也比较成熟了,很自然地会追求更加有特色的地域性景观。

曹宇英:是这样的,所以现在更多的开发商也在考虑自己的风格,必须要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因此必须放弃流水线的生产方式。所以我相信在以后的市场当中,国内的设计公司会比原来更好,将会拥有更多的机遇。

记者:目前的景观设计行业虽然在提倡绿色和可持续性的概念,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艺术性大于技术性。

曹宇英:对,我觉得它更强调了美观的概念,停留在流行趋势的概念上,由于这些年经验的积累,甲方要的风格我很清楚,不需要沟通一些风格问题,这个虽然是有些极端化了,但是实际上地产公司还是以销售为核心,为了取悦于购房者而进行视觉美化,所以就导致了设计师们没有真的沉下心扎扎实实的探索、研究什么是真正好的景观,真正能够给客户带来更多的好处,真正地让住户积极地参与到你所做的每一个空间当中,真正让住户在你的空间里,获得什么,体验什么,我认为这步走的还是比较慢的。从目前的城市建设来讲,开发商是担当了城市建设的主导,所以开发商整体水平的提升,实际上是对城市的建设的最大提升。而我们设计师一切的着力点是服务于市场的,推翻一个方案,最可怕的一句话就是市场不接受,那是毫无争辩的,所以我认为目前这种状况,全民整体的素养要提升,其中也包括了开发商越加的专业化,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应该会有一些变化会凸显出来。而在目前,我们的景观设计就像中学课文《病梅馆记》中所说的那样,“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不怕繁琐,不怕花钱,你可以做的比卢浮宫还卢浮宫,只要能把消费者,把埋单者镇住,达到销售的目的,就可以了。

记者:中国目前的购房者,还没有足够的知识去判断什么样的房子是好房子,大家从传统的居住环境中搬到商品住宅中,意识不到住宅小区的居住模式到底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
生活,到底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他们不是特别关心,或者没有明确的意识。

曹宇英: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利用市场的引导力,把更好的景观效果传递给我们每一个人,促进城市整体开发全面提升,对于整个居住价值的改变,应该有着积极意义。我们现在
也一直在寻找一些好的客户,大家能够有共同的价值取向,向着同一个方向进行实践,这是我们一直以来想和开发商共同努力的事情。我们前段时间也经常探索,一个住区的景观功能结构是怎样的,辐射的范围又是怎样的,内部的标准是怎么制定的。今年我们也成立了研究部门,尽可能把我们自己的价值体系理论结合实践做一些成果出来,并且逐渐把这些成果应用到我们的项目中去。

记者:您接触过的这些开发商,有没有这方面意识比较好的?

曹宇英:接触了这么多的开发商,对金都地产的感觉是比较不错的,从科技住宅到绿色住宅,到目前他们提出的健康住宅,有人说他们是在玩概念,但他们也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做
了一些事情。

设计师对现场的把控

记者:刚才听到您说,国内的景观公司对于现场的把控,以及整个流程环节的整体把握应该比国外的好,这点我觉得很对,因为目前的景观设计流程基本上都是国外公司做方案,国内的公司做深化。但是即使是国内的设计公司,很多的设计师也没有真正的深入到施工阶段中去。

曹宇英:是的。

记者:设计师对施工的细节的把握,还是有些弱。

曹宇英:对,这一块的确有很大的不足,作为一个设计师,尤其是景观项目的设计师,一定要从概念设计,到最后的施工过程全程参与,任何一个过程的缺失,都会导致最终的效果走样。

记者:我们的设计师欠缺现场的把控能力,之前曾经采访过一位外籍建筑师,他说他特别信不过中国的监理,他所有的项目,都要自己派人把控施工阶段。

曹宇英:这个做法是正确的,因为项目的施工过程必须要有有专业素质的监理,要不然是不行的。以前大家都在说很多项目做的不理想,更多地把责任问题往业主身上推,或者往施工方推。实际上这里面很多问题是由于我们设计师本身控制力的问题。当你做概念的时候,做项目定位的时候,是否和业主有很好的沟通,是否明确理解业主的需求或者企业的背景,这是一个好方案的关键。如果前期沟通不好,往往有个很大的弊病就是业主虎头蛇尾,他会让你先做最理想的方案出来,但是设计师按照自己的思路做好了,业主看了又不满意,然后进行反复调整,这样就会做很多无用功。
我认为作为合格的设计师,第一点要很好地理解这个项目的背景、业主的需求,然后要给业主一个合适的方案,而不是把理想化的方案抛给甲方,让甲方去选择和调整,设计师需要遵循真正的需求而做方案,这一点很重要;第二点在和客户沟通的过程中,要让他相信你能够带来很大的价值,能够更好地把控,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最终传递出来的价值上,都会给他很满意的结果。第三是怎样能够协调好施工方和业主方的关系,国外可能并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目前在国内,设计师要想做好一个项目,不得不去承担协调者的角色,否则很难实现你的一些想法。
例如,有的接点会很繁杂,施工方认为这个是不必要的从而省略这个工序,最终导致很多项目的走样。

记者:对,是的。

曹宇英:所以我们一直强调现场的控制力,以及在整个项目过程中的把控,包括和业主和施工方的全面对接沟通。这几年我们一直都在提倡让项目负责人将相当的精力花在跟客户沟通上,这样会对最终作品的呈现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合作的业主非常成熟,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但这样的业主特别少。

居住景观设计的思考

记者:安道大部分做的都是和地产相关的项目,您对居住区里面的空间有没有比较系统深刻的认识?

曹宇英:系统谈不上,不过有些从经验提炼之后又经过思考的东西。有些在我们的设计当中变化是比较明显的,第一,我们原来做景观空间,习惯于在某一个地方抢放下一个焦点
空间,而这个空间往往跟周边是割裂的,或者说没有太多的关联;第二,做这个焦点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把它做得更加刻意,或者说手笔非常浓重,所有的轴线关系,引导方向,一定是千方百计的以这个焦点为中心。后来,我慢慢发现不应该是这样一种做法,居住区空间应该是人参与的过程,是一个非常轻松的自我的过程。所以,现在我们做居住空间的时候,追求的是空间是不是有行云流水的感觉,是不是有不经意而为的感觉。

记者:应该是一种发现的过程。

曹宇英:对,你说得非常好,就是一种发现,一种探索的过程。可能人们一开始不会很快地发现这样的空间存在,但是会从他的行进过程中,不断地发现,这给他带来乐趣。人们身处其中,一转过身,发现这里有一棵开花的石榴,再过去一点又听到声音,发现这边上还有个水井。通过这样一个过程,从某种角度上,人们会更加积极地享受到这个景色带来的视觉上或者心理上的愉悦。以前就是强迫,按照设计师的约束去做,将水井设置为焦点,可以很直接的发现和到达,这样空间是很无趣的,或者是很乏味的。
我认为,一个设计师的高明之处,就是把刻意做成不经意,把你原本一些强化的空间,做成自然而然的过程。以前我们在做景观空间的时候,往往会用大面积的灌木来铺盖它,营
造一种绿意葱葱的景观,但是它是不可进入的。现在我们营造的景观却是从任何角度都可以进入,不论从哪种角度进入,都有各自不同的感受。

记者:您说得很有道理。

曹宇英:这个是目前我们感悟比较深的一点。另外一个就是希望在这个空间里面运用更多的自然的东西,比如野草、野花。它们有变化,有生长,有花开,有结果,有凋零,又有昆虫在其中。这样一来大家就会发现这个空间很有活力。居住型的空间设计,尽管在某方面还是要迎合市场的需求以外,更多的是应该真正的做一些人性化的、能够自我式生长、有生命力的以及使用者能够积极参与到其中的空间。

景观材料与施工

记者:景观设计从一开始到现在,在景观施工上,您用的材料方面,有没有变化或者是进步呢?

曹宇英: 我觉得这个变化还是比较大的。刚开始的时候刻意的用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产品,例如进口的产品、外来的树木。因为要出奇的效果,开发商就会觉得你的技能很高,搭配能力很强,他们认为这么多材料你都控制得住,很厉害了。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这个概念已经发生彻底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能够不用异地的材料就不用了。

记者:务实了很多。

曹宇英:能够不用花岗岩就不用花岗岩,能代替的就尽量代替。从树种讲,以前大家嫌弃雪松很便宜,水杉价值很低。现在这种观念已经不占主流了,都觉得我们要最简单的树,
雪松有它独特的奇观,水杉有水杉的作用,现在已经更加侧重于树种本身的美,这个变化还是挺大的。

记者:就是已经没有那个猎奇的心理了。

曹宇英:已经没有了,我觉得这个也是基于理解,理解整个过程以后,就会带来设计上的很多不同。所以我觉得要把景观设计做好,就是要从最根本、最基础的层面出发,美不是
最终追究的目标。关键是你所做的景观,有没有高度的思想性,以及对于社会、场所、生活的理解,这个才是决定你设计高度的主要因素。但是我觉得大部分的景观设计师都还是在为了设计而设计,大部分的景观,还是处于模仿跟随的过程。

自我的提升

记者:现在房地产行业已经开始向二线城市、三线城市来渗透扩张,那我们的建筑设计和景观设计行业也随之“上山下乡”了。您觉得二三线城市的市场空间和一线城市有什么区别?

曹宇英:实际上前几年我们项目相对比较分散,最近几年,我们慢慢地把外地市场不断的收回,二三线城市的市场不断的在收缩,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杭州。首先我们的生产能力有
限,兼顾不了太多东西,不能因为今年市场好了,就可以做超出能力范围的项目,那样的话作品的质量肯定是有问题的。由于市场的容量很有限,我们还是希望做一些有更好的平台支撑的项目。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我们的设计,从概念到实施过程中的风险降到最低,这样更容易发挥市场的优势。相对来说二三线城市,整个风险的不可控性还是存在的。而在杭州,开发商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所有在杭州开发的项目,他们都会当旗舰店一样,因为房价高,所以也舍得投入。另外重点也有所不同,在杭州更有利于我们自身的发展,我们也能够有更多的发展空间。我想只有这样,通过一定范围内的市场运作成熟,形成比较好的经验,然后再将这些经验复制到二线、三线城市,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这样做了。

记者: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您需要把企业核心的文化和思考模式,或者企业的灵魂做出来,之后再考虑发展到其他城市?

曹宇英:对,这是我选择的模式,还有另外一种模式,前两天一个老朋友跟我说,我的想法不对,要我发展到更多的城市,把市场形成。

记者:那是一种扩张,像国美苏宁一样。

曹宇英:他认为市场形成了,占有率形成了,也就是说要先有知名度,后有名誉度。不过对我来讲,这个概念还是比较难接受的。景观这个行业,我认为关键就在于你这个公司有没有足够的质量管理跟项目管理的能力,如果这个能力都没有很好的建立起来,就盲目扩张,往往会加大项目的不可控的风险。这样对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来说不是很有利。

记者:如果拿人的身体作比喻,是选择先吃得胖起来了,还是选择先锻炼得结实的道理。

曹宇英:跟做设计一样的,每个方案都有几个方向,就看你的选择,选择最适合的并把它做好,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关键还是定位,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战略是什么,这个想清楚了,做下去,尽管做的过程中,可能会碰到很多难处,但是相信结果一定会是不错的。所以我们一直说,首先就要做一个努力和坚持的公司,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一定要做一个学习研究型的公司,才能不断地发展。

记者:是的,负责任的公司应该这样做。

曹宇英:不管怎么样,做任何事情,至少能看到我们是一个很努力,很坚持的公司。我一直把这个放在第一条。毕竟作为一个十年的公司,真的很短,根据这十年的节奏、步骤,在这个时候去做些提升品质的事情就是很合适的。一个设计师,最好的成熟期,至少要有十年的积累,而且只能说是一个相对比较合格的设计师,以后还有很多路要走。我经常说,我们并不着急,这个市场永远是在的。

记者:很难得,大家都处于这么浮躁的阶段,多挣钱,多招人,多画图是占了主流的。

曹宇英:我们这几年,过的也比较清苦,我们这里非常忙,但项目过程中反复比较多,这个反复不是业主的反复,是我们自身的反复,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觉得做这个行业,耐得住寂寞是一个前提,企业的可持续性在哪里?就在于能不能通过很长的时间做很多的积累,只有这样才能厚积薄发。一个公司不可能一夜之间扩张,但可以一夜之间倒闭。

记者:是的。我觉得整个市场目前还是浮躁的,但是不可能永远浮躁下去,肯去思考的人也不是太多,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反思,整理下来并传播出去,让所有人都了解,就有可能提前一步成功了。

曹宇英:我觉得这个过程是必不可少的。通过我们这几年来的实践,思考过程强化以后,很多公司都觉得我们的策划做得不错,可以做策划公司。我们内部对于一个项目的讨论是很开阔民主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理想化的方式说出来,通过这样的过程,就会慢慢养成思考的习惯。就是说一旦对你所做的项目有理想化的想法以后,就继续延伸下去,把想法深化为一个概念,整个项目过程当中的指导思想也是围绕这个概念来展开。客户如果接受这个方案,他也会严格遵循这个概念进一步走下去,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您说的这种思考是基于什么的呢?

曹宇英:其实这中间包括两个思考,一个是感性思考,代表设计师个人的理想化追求和对生活模式的理解,那么在接下来的实施过程中,必须要用理性的方式去做这样的事情。理性思考表现在项目当中的分析,每一个设计师都必须要强化这样的思考,例如日照问题,高层的居住空间必须分析日照,否则在整个的使用过程当中,会有出现很多问题,如果在非日照面,做凹凸面游戏场所,那么这个场所参与的人就会很少,到了冬天就会发现没有人,它是一个死的空间。所以说理性的分析跟感性的追求,两者之间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结合点。感性赋予这个场所精神,而理性就是给这个场所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专业依据。

记者:您觉得你现在面临最大的困境是什么?

曹宇英:面临最大的困境,还是这个行业当中缺少声音吧,我觉得这个是比较重要的。尤其是怎么样能够像国外一样让景观从设计过程的末端走到前沿,这需要很多的呼吁,更多的触动所有在学习以及从事景观工作的人,我们接下来面临的角色是什么,应该掌握怎样的知识体系,才能走到更前沿。

记者:能不能这样理解,其实是从大的趋势上来看,景观设计师是面临着一种角色的转换,目前绝大部分景观设计师没有意识到,而意识到的人呢,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或者说是一种方式去转变。

曹宇英:实际上我觉得一个设计师最大的提升还是在思想的阶段,实际上很多事情跳出自己的行业,接触其他的一些领域,会反过来促进你的这方面的提升,比如说景观跟建筑、规划结合,就会有更高的视野。

杂志简介

《人居环境》HumanSettlement;2004年创刊,原《中外景观》Chinese & Overseas Landscape;2015年正式更名为《人居环境》。《人居环境》是住建部主管、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的反映国内外建筑、景观、规划设计等成果的出版物,全国公开出版发行......
[查看更多]

重点推荐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流空间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关于城市与建筑的问题,这几年来有颇多热点。从各地拔地而起的“奇葩”建筑,到普利兹克奖大师们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益彰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

景观和建筑作为城市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哪些异同和关联?在实现具体项目时,景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人居健康新趋势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

11月7日,大家热议良久的APEC会议终于如期举行,这是中国近年来举办的最高规格的会议之一。盛会带

MORE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在线订购      建筑实录网          编辑部电话:010-88151985      传真:010-88151958      E-mail:landscapemail@126.com 《中外景观》版权所有京ICP备090009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