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居环境 > 主页 > 观点 >

也谈“新中式景观”



文章作者:landscape      文章来源:《中外景观》      发布时间:2014-10-16

作者简介
丁奇:北京林业大学博士研究生,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
 
最近重读梁思成先生的一篇旧文《为什么研究中国建筑》,梁先生在文章里描述了发生在我国上世纪中叶的情形:“近年来中国生活在剧烈的变化中趋向西化,社会对于中国固有的建筑及其附艺多加以普遍的摧残。
那时,漫步于一望无垠的田园之中,金黄色的稻田,一条条隐约可见的绿色田畦纵横交错,身在其中可以遥望远处、享受丰收的喜悦;那时,徘徊在村子里的大街小巷,质朴的青石路,凉快的草屋,清澈的小河潺潺而流,可以尽情呼吸雨后的乡村“土香”;那时,沉醉于小城市郊外的池塘月色,尽享自然之美:伫立河边的古樟树沙沙作响,婀娜多姿的野生杜鹃倒影在平面的湖面上,毛竹枝在晚风轻微吹拂下缓缓摇曳……随意、轻松、和谐、愉悦、充满诗情画意,令人心旷神怡、无限向往。而今,那时记忆的美好画面被高耸的围墙、所谓的名贵植物、水土不服的欧式建筑景观所代替,那时的“乡土景观”给我们带来的亲切也许即将变成“仅有”回忆。
有人认为“乡土景观”即是“土” “俗”与的体现,其实这种理解是对“乡土景观”的皮毛式的曲解。“乡土景观”原意是指传统的、本土的、质朴的风景,包括土生土长的乡村自然景观及具有地方特色的人文景观。
乡村自然景观即乡村农耕景色、乡村风光、质朴道路、乡土建筑和民间村落等;人文景观即由民族服饰、人物特征、民族色彩、宗教艺术和生活习俗等所构成的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综合体。伴随着社会经济、科学技术与社会意识等不断变化与发展,现代意义上的乡村景观是指在尊重传统意识、文化背景的基础上,运用新技术、新价值观和新表达方式进行创造的,从当代人们生活方式和生存追求中延伸出来的含有历史传承性的新型景观,体现人与人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
美国罗伯特•安德森景观设计事务所总裁罗伯特•安德森教授认为景观设计应该遵守“自然与时尚”相结合的原则。
在他的事务所所设计的一些代表作品中,如 Lady bird Johnson 野生花卉中心、Schlumberger 石油服务公司、Baylor 大学以及 Austin——Bergstrom 国际机场等,都着力体现了来源于自然界的设计理念,作品参照所建场地和所处地域文化进行设计,很好地协调了作品与场地、地域之间的关系。此举有利于充分利用与保护乡土景观资源。
在景观元素选择上既没有选用华而不实的花岗岩和大理石,也没有选用外来名贵花卉或珍贵草坪,与此相反采用了“就近原则”,辅装主要以当地的石灰岩为主;植物选用上遵循“生态平衡”,提倡选用能够保护场地并易于保留的乡土植物来塑造出美丽、亲切和质朴的景观空间。这些平凡、朴实、亲切的景观元素在世人看来略显“平淡无奇”。
但事实真就如此“平淡无奇”吗?难道那些生搬硬套从而失去地域文化印记的“精心设计”便是亲民设计吗?难道那些通过大动干戈、造价昂贵却又水土不服的“奇花异草”真有那些所谓的“高档”与“上档次”吗?而这些关于“乡土景观”的种种疑问很值得我们国内当代景观设计师去深思。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文明的古老国度,农业文明历时久远。我们的文化与土地关系及其密切,对土地有着诚挚的信仰,并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留下了很多丰富多彩且特色十足的乡土景观和乡土文化。但目前国内很多的景观设计师都充斥着急功近利与盲目崇拜的心态,刻意追求“大、奇、高”的震撼假象,忽视了对贴近民生、实用环保等方面的考量,更严重的是设计的乡土景观无法展现民族的自豪感和归属感。
中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根本不同之处在于中国的基本国情有别于其他国家,此外现在正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为了满足人口城镇化的需求,全国各地进行大规模的城镇扩建,建筑以及景观犹如春笋般地一夜之间拔地而起。在这种快节奏的时代大背景下,人们没有时间来审视和总结自己的行为,使原本空间就有限的“老城区”雪上加霜,郊区也如“摊大饼”一样越摊越大。到处可见被尚未觉悟的人们盲目崇拜的以“欧式风格”和“异域风情”为主题的建筑景观。生活在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国度,我们为何不珍惜属于自己的传统文化,却一直盲目地崇洋媚外并贬低自身文化,认为“乡土景观”粗俗不堪呢。这种心态也许已经升华到一种“无私”的“爱外”情结,即不在乎国外的东西是否真的好,只要是国外的就好。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情形,不得不让人深思。
城市化进程的持续加快,环境污染问题日益加剧以及民风民俗的不断流失都对乡土文化和乡土景观的传承和保护带来了空前绝虽然对于新输入之西方工艺的鉴别还没有标准,对于本国的旧工艺,已怀鄙弃厌恶心理。自‘西式楼房’盛行于通商大埠以来,豪富商贾及中产之家无不深爱新异,以中国原有建筑为陈腐。他们虽不是蓄意将中国建筑完全毁灭,而在事实上,国内原有很精美的建筑物多被拙劣幼稚的,所谓西式楼房,或门面,取而代之。”其实即便在今天,大街小巷充斥着的模纹花坛和“枫丹白露”、“巴黎春天”这样的景观小区依然提醒着我们,这样的情形仍旧存在着,尤其在景观行业。
但与这些对西洋景观形式的拙劣模仿和简单抄袭相比,对西方景观设计科学理性的执着崇拜更令人警惕。
现在中国严峻的环境危机迫使我们的设计师把目光更多地投向如何解决环境问题,西方发达的环境科学技术似乎成了屡试不爽的万能钥匙。可事实上我们甚至比西方走得更快,连彼得•沃克都羡慕地说有些中国设计师的项目实践已经检验了许多西方还停留在理论阶段的想法。景观设计固然要科学理性地解决环境问题,但毫无疑问的是景观设计也属于文化范畴,中国的景观需要带给国人对于自我身份的认同,这种认同感显然是无法割裂过去抛弃传统的。过分强调景观科学理性的属性,必然会压抑景观的文化属性,尤其对传统文化的继承。
其实寻找当代中国的景观不仅需要坐下来认真地研究中国古典园林和中国传统乡土园林,更需要在国际化的视野下对其进行重新认知与定位。就像汤一介所说的:“将其他民族和国家的文化当作‘他者’来观照自己的文化,才能更好的看见自己文化的长处和短处”。
而我们的设计师即缺乏对中国传统园林持续深入的系统研究,又缺乏在全球化视野下对中国传统园林的对比研究。我们应该惭愧地看到,许多建筑师对中国古典园林的研究进入了新的阶段,并应用于他们的现代建筑实践中,业已取得了很多成就。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王澍、董豫赣与张永和先生,更毋宁说德高望重的冯纪中先生。探索当代的中国的景观是中国景观设计师的理想和责任,我们应该立刻行动起来。

杂志简介

《人居环境》HumanSettlement;2004年创刊,原《中外景观》Chinese & Overseas Landscape;2015年正式更名为《人居环境》。《人居环境》是住建部主管、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的反映国内外建筑、景观、规划设计等成果的出版物,全国公开出版发行......
[查看更多]

重点推荐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流空间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关于城市与建筑的问题,这几年来有颇多热点。从各地拔地而起的“奇葩”建筑,到普利兹克奖大师们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益彰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

景观和建筑作为城市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哪些异同和关联?在实现具体项目时,景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人居健康新趋势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

11月7日,大家热议良久的APEC会议终于如期举行,这是中国近年来举办的最高规格的会议之一。盛会带

MORE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在线订购      建筑实录网          编辑部电话:010-88151985      传真:010-88151958      E-mail:landscapemail@126.com 《中外景观》版权所有京ICP备090009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