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居环境 > 主页 > 观点 >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益彰



文章作者:landscape      文章来源:《人居环境》      发布时间:2014-11-17

COL: 景观和建筑作为城市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哪些异同和关联?在实现具体项目时,景观设计师和建筑设计师有没有沟通合作?
 
李存东:我对建筑和景观的理解是,建筑首先要以人为主体,而景观更重要的是平衡人和自然的关系。因为建筑的起源就是为人类生产生活提供舒适的环境,组成建筑的元素很大程度上是经人类加工后的材料;而景观则一定回避不了自然,它从自然中来,还要到自然中去。自然中的土地、树木、河流是景观的主要造景元素。建筑和景观的关系主要由两个语境决定,纯建筑语境下,景观可能是建筑的延伸,而在景观的语境下,建筑就是景观的一部分,所以有人提出大景观的概念。
我是建筑师出身,后来做了景观设计师,而实际上做景观后我又在和建筑师合作,包括建筑项目中的景观、景观项目中的建筑,就像中国建筑设计院既有建筑又有景观,现在我们还有规划,实际上它们都是一个整体。
尤其在现在的环境下,我们一直没有脱离与建筑师的合作。
 
崔海东:在我看来,建筑、景观、室内这些领域,都是大建筑学范畴之内的,因为建筑可以被理解为名词,也可以被当做动词,建和筑,建可能偏向于建筑,筑则有筑景,景观也需要人工的一些操作,是对自然进行整理、构筑。所有这些都是人类对自然界的调整和改造,营造出新的人居环境的过程。
起初在实施中,规划、建筑、景观和室内的确有一种先后顺序,是彼此分开的领域,但现在越来越趋向融合,无论是先后次序,还是合作方式。在一个项目的前期,建筑和景观设计师一起涉入、共同讨论,形成的作品会更完美。如果沟通得少,最后很容易造成建筑与景观的割裂。所以作为建筑师,最希望和景观设计师密切合作,共同完成一个设计作品。在合作中还有一个要求,就是最好双方都能有比较宽广的视野,建筑师了解景观,景观设计师了解建筑,甚至他们自身就可以做些景观设计或建筑设计,有双重身份的人在一起合作,就能找到很多交集,合作会非常默契。纯粹的建筑师和纯粹的景观设计师合作,冲突通常都会多一些。
 
COL: 常听到一些景观设计师抱怨建筑师太强势,而另外一些景观设计师是完全把自己放在末位,自动认为景观就是去填充建筑之余的空间,崔总在与景观设计师的合作中会遇到什么情况?
 
崔海东:一种情况是景观介入得比较晚,这通常与甲方项目组织有关,景观设计工作签约较晚,这样景观相对来说就会被动一些,很难与建筑师共同碰撞出火花。还有一种情况是景观设计师对建筑理解局限,创作中较少与建筑师沟通,只在自己的范围内做自己的事,这些情况做出来的效果经常很不和谐,比如建筑是现代的,而景观设计是古典的风格,完全是隔离的两个场景。有的景观设计师的作品对环境改动较大,叠山理水之类的大工程,对建筑影响较大。如果双方有很好的互动沟通,就不会出现这些情况,问题会在互动的过程中化解。
 
COL: 崔总在与景观设计师沟通时,会觉得有时景观设计师介入太多吗,甚至是变更建筑设计的建议?
 
崔海东:有的景观设计师的想法的确对建筑设计有促进,我们就会采纳。所以大家的观念应该还是开放的,沟通后相互融合,然后才能达到和谐的效果。
 
COL: 与景观设计师合作后,您现在对景观设计有认识上的转变吗?
 
崔海东:有转变,最开始我认为建筑是有自身的一套完整系统,而景观就是填缺补漏。后来发现远远不是那么简单。景观更贴近自然,是建筑与自然的中间体,或者说是人接触自然的媒介,离开景观的建筑是很孤立的,如同红花和绿叶,没有绿叶的红花是很难存在的。所以好的景观与建筑是互相增色、相得益彰的。
 
COL: 您二位在具体的合作项目中,有什么感触和心得?
 
李存东:我们合作完成的首都博物馆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那个项目的主体是建筑,环境很小,因为紧临长安街,所以景观的地位也非常重要。建筑设计的墙面肌理是比较模数化的概念,所以临街景观是用模数化的绿篱呼应建筑,延续建筑的设计理念。
建筑东侧景观与建筑的下沉庭院相协调,设计了一个竹院,并且将竹子的景观延伸到室内,这些都是我们一起探讨确定的。
 
COL: 建筑师会不会有时认为景观侵占到了自己的设计地盘?
 
崔海东:我们认为好的作品,就是室内、建筑和景观能够一体化。
 
李存东:我觉得合作的模式很重要,我们是团队合作模式,从建筑、景观到室内。不是把自己圈起来,泾渭分明。景观或建筑有太明显的边界,就很难相互融合。
 
COL: 现在你们接触到的甲方,在一个项目的前期能有意识地将景观与建筑相融合吗?
 
崔海东:需要我们引导,有的甲方比较专业,对建筑与景观的关系理解透彻,较容易接受整体设计的理念。但是更多的情况是我们要用专业的知识引导他们,引导之后多数甲方都可以接受。
 
COL: 李院长做景观设计时,认为已有的建筑设计不合适,或者您觉得应该有更好的方案时,会向甲方提出建议吗?
 
李存东:会。在一些建筑项目中,有的建筑师认为建筑的想法景观不能影响,作为景观设计师一定要理解这种状态,适当顺应,但对于自己认为是好的想法要尽量去说明,并说服建筑师和甲方。最近我们正在做一个项目,作为景观设计方我们提出了五位一体协同的建议,即规划、城市设计、建筑、景观和环境艺术,包括雕塑、城市色彩、灯光等一系列的设计,都必须协同创作。这个建议得到了甲方和其他设计单位的普遍赞同。
我们在北川、玉树援建的几个项目中,统筹力都比较强,北川要 3 年之内重建一个新城,其项目的最大优势就是规划、建筑、景观一体化,不存在谁做完了就走,各项工作都要统一进行到底。而且我认为将来景观、建筑、规划一定是协同统一进行的,但应该是总师负责制,总建筑师、总景观师,或者总规划师负责,各专业协同配合。
 
崔海东:在甲方的领导下,建立一个统筹协调的整体机制是最理想的合作,因为靠单方的力量是很有限的。针对具体项目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再针对这个目标从各自领域出发实现,这样就容易找到结合点,达成理想的整体项目效果。
 
COL: 对于一个项目资金的投入,建筑和景观的比重较以前有没有变化?
 
崔海东:现在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越来越重视环境,对景观的投入也越来越大。过去对景观的建设很简单,现在很多项目的景观设计可以给楼盘增色,大大提高其整体的价值,所以景观的作用和投入都更大了。
 
李存东:10 年前我们在和万科合作的时候,万科就对景观设计很重视,资金投入也较大,在销售导向中景观甚至成为首要因素。但现在我觉得景观有种过度设计的倾向,靠过多投入去换取的奢华景观,不一定是适合的景观。最早北京回龙观的经济适用房,景观投入约 60 元 /m2,当然现在看这个价位很难实现效果,但我们当时调整了设计思路,靠设计做出了适合的低造价景观。十年前万科的景观投入是每平方米两、三百元。
我们做的万科紫台项目的投入达到了 400元 /m2,当时已经是相当高的价位了。现在四五百元的单方投入已经很普遍,样板区甚至超过 1 000 元,排除物价上涨因素也有些高了。我认为景观的好坏不能单纯通过高投入去换高品质。
 
崔海东:很多景观设计师过于强调了景观部分,追求名贵植物、加大水面造价等。其实好的景观设计应该是很朴素、得体、与建筑相得益彰的。
 
COL: 崔总对我国建设大行业的景观设计师群体有什么建议,包括景观的发展现状、知识结构水平?
 
崔海东:近几年景观的确有了很大进步,但我认为还不够,景观设计师的水平还需要提高,所以我认为景观仍处在需要再提升的阶段。现在表现不足的主要是景观设计师的多数从业人员较建筑师略低。同时我认为景观学应该向广义的建筑学靠拢,这样可以有更大的提升,所以在我的眼里景观也属建筑学的范畴。
 
COL: 针对与景观设计师实际的合作,您对建筑师有什么建议?
 
崔海东:建筑设计师需要有更宽的知识面。在我看来,建筑师对景观一无所知是根本不能成为建筑师的。建筑师只有对建设的事项都非常专业,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建筑师。现在由于学科的隔离,大家都各自学学科范围的知识,在文艺复兴或更早时期的西方,真正的建筑师都是有很宽的知识面,建筑师的水平和社会地位都很高。
 
COL: 教育体系针对这些应该做些什么?
 
崔海东:教育体系要引导,甚至要有所转变,因为建筑教育应该涵盖很多领域的知识,而不是局限领域内很精深的科目。
 
COL: 李院长作为景观设计师,对景观设计、景观设计师和建筑师有什么建议?
 
李存东:在我亲历的这十几年里,确实体会到景观的快速发展,具有更加专业化、个性化的趋势,民营公司也都有自己高水平的工作室团队。而且从社会角度看,我认为景观市场较建筑市场更具有自由多选性特征,因此也形成了竞争促进发展的态势,这都是比较好的现象。比如我们有委托设计的项目,更多的是参与社会竞争的项目,而且重要项目内部也要有方案比选,可以研究怎么做更合适。这种环境下,更利于促使景观的发展。
我觉得现在建筑师更倾向于关注城市,将建筑更多考虑为城市的一部分,所以建筑师应该有对社会和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关心,而不仅仅是限定在一个地块,给市民做一个地标,要在更大范围的环境里思考,甚至考虑这个建筑是否有必要建设。
正是很多缺乏周全的、前瞻性的考虑,才出现了一些并不完美的建筑。所以设计一座建筑时,一定要考虑 50 年后,它对城市、环境的贡献。景观也是如此,我们在做景观的时候对这些的考虑较多,我们更多关注人介入后如何平衡对自然的影响,有时候人要顺应自然,甚至要改变自己。所以我觉得建筑师和景观师都应该有这样全方位思考的意识,好的建筑和景观一定要具有历史的价值。
 
COL: 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地区在建筑和景观的投入比例上有很大差异吗?
 
李存东:我觉得一定有差异。人们往往认为景观和装修有些类似,都有锦上添花的价值。十大建筑从建国时就有,但早期很少有装修的概念,景观当时也就是基本绿化。只有社会经济发展了,才有可能慢慢探讨美的问题,装修、景观才逐渐盛行。社会经济发展到现在,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也是有区别的。但经济发展是环境改善的一个必然引导,但不是唯一的引导,因为我相信六十元或两百元都可以做出很好的作品,二线城市也可以做出符合市民的设计,所以我现在倒比较反对过度地设计,即使在一线城市,也应该尝试每平方米投资两百元,实际上有的地方更适合简单的设计。我们更应该关注环境的品质而不是关注经济投入。
 
崔海东:我觉得景观设计师应该更多关注不发达地区的景观设计。因为那些地方通常已经有一些标志性的优秀建筑,但这些建筑的周围,景观或室内却仍然很糟糕,因为人们通常更愿意投资建筑的建设,而建筑之外的景观就与发达城市的差距较大。所以景观设计师、地方政府或业主,要特别注意经济落后城市景观,就像在欧洲比较好的城市里,让人感觉特别舒服的常常是城市景观或小品设施。实际上我们和国外一些很好城市的差别其实最大不在建筑上,而在景观、环境和城市公共设施上。如同温饱和小康,温饱阶段可能盖一座建筑就很满足了,但小康或者富裕时,居住以外的其他很多就会被更加明显地意识到。

受访人简介
李存东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环境艺术设计院院长、总建筑师
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课程教授,硕士生导师
注册城市规划师,一级注册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
代表作品:奥运会国家体育场(鸟巢)景观设计、布达拉宫周边环境整治及宗角禄康公园设计、北川新县城灾后重建景观设计等。
崔海东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院副总建筑师、建筑专业院副院长、第三建筑设计研究室主任,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理论与创作学组委员
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硕士,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注册城市规划师
主持完成了众多大型项目,发表多篇学术论文,获各级嘉奖。曾入选“150 名中国建筑师在法国”项目,荣获中国建筑学会“2003 中国青年建筑师奖”、“第五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等。

杂志简介

《人居环境》HumanSettlement;2004年创刊,原《中外景观》Chinese & Overseas Landscape;2015年正式更名为《人居环境》。《人居环境》是住建部主管、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的反映国内外建筑、景观、规划设计等成果的出版物,全国公开出版发行......
[查看更多]

重点推荐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流空间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关于城市与建筑的问题,这几年来有颇多热点。从各地拔地而起的“奇葩”建筑,到普利兹克奖大师们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益彰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

景观和建筑作为城市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哪些异同和关联?在实现具体项目时,景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人居健康新趋势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

11月7日,大家热议良久的APEC会议终于如期举行,这是中国近年来举办的最高规格的会议之一。盛会带

MORE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在线订购      建筑实录网          编辑部电话:010-88151985      传真:010-88151958      E-mail:landscapemail@126.com 《中外景观》版权所有京ICP备090009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