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景观 > 主页 > 面孔 >

李凤禹:哲学引领 公众同行



文章作者:landscape      文章来源:《中外景观》      发布时间:2014-11-14

受访人简介
李凤禹
中国注册城市规划师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
思朴国际(SPD)总裁
原易道中国区城市规划设计总监
原 美 国 AECOM 中 国 区 可 持 续
发展中心总经理
 
COL: 李先生,您好 , 在城市设计的过程中,如何对城市设计进行前期分析?
 
李凤禹:城市设计和景观设计目前经常遇到的问题是缺乏听到真正的公众声音。如果无法确切知道公众内心的真实想法,前期的分析就变得例行公事,脱离实际。
过去我们的设计研究经常是非量化的定性分析,很容易不自觉地走向政治化或商业化。为某些利益阶层而非大众进行城市设计或景观设计,更多的时候是在进行设计美化运动,到处都在追求高、大、奢、美,背离公众价值取向,却鲜有人对此进行反思。
即使听取了公众的建议,设计方案的预测,最好采用量化手段来评估那些对最终决策有影响的因素或力量。此种方法会因评估因素增多而使方案更全面,避免因为主观臆断而使结果变得随意,变得易于掌控和服务社会公众。人居环境
 
COL: 是不是因为城市设计涉及到的不同阶层的立场就很难平衡?
 
李凤禹:这也是城市设计的挑战和乐趣所在吧。快速妥协或者回避应有的立场,是众多设计师在现实处境中的普遍做法。设计师会因过度沉迷于自己的专业而产生技术化自闭倾向,忽视与社会大众的接触和协商。
在设计过程中一旦遇到政治或商业因素的影响时往往会觉得孤立无援从而妥协屈服。要规避这个问题,必须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坚持职业理想,用更加乐观的心态去面对设计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挫折及压力,要达到这个层次的修为,设计师需要对设计带有宗教般崇敬的情怀,把挫折和困难当作是一次修行,坚守信仰,那么相应的羁绊也就各迎刃而解。另一方面就是要与公众和传媒多些接触,除了上面提到的公众的力量,传媒的社会聚集效应越来越显著。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对社会的关注度和敏锐度日益加强,他们对社会的理解也远深于设计师。因此,城市设计师与公众和媒体的协作能够快速找到项目与社会公众的结合点,帮助设计师克服自身专业自闭倾向,发挥自身的专业优势,通过公共参与也可进行多专业的协作,从而实现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COL: 但老百姓与设计师的专业水平不处在同一水平的,并且设计师也很忙,如何实现与民众协同。
 
李凤禹:尽管设计师这个圈子的确有些曲高和寡,但设计师从来不缺乏社会情怀,专业水平差异和时间筹措是协作的限制要素而非决定因素。在民众的话语权越来越大的今天,设计师应该敏锐地感觉到仍然以设计师为中心的做法将很快落后于时代,所以必须以一种全新的理念和思路进行城市设计。即邀请公众来制定城市设计目标的制定并参与城市设计方案的设计,以及最终方案决策的选取过程中来,才能使城市设计变得更加符合实际,更具远见,更好地改善公共生活。
设计行业中优秀人才济济,问题是城市快速发展的专业压力将设计师与社会逐渐隔离,随着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的理性回落,设计师有时间和机会与社会公众更好地结合,因此,当务之急是创造各种机会让设计师融入到社会中来,整合各种力量,怀着将城市建设的更美好的崇高理想进行务实的专业实践。
 
COL: 设计师除了协助公众参与设计方案的制定,是不是也应该对决策者施加些影响。
 
李凤禹:设计的目的并不是去直接影响决策者的。决策者最终确定方案的因素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社会经济发展宏观环境和微观环境的具体约束。另一方面,是公众不断增长的发展需求。决策者会在宏观决策的同时,因公众的需要而对方案进行调整以便维持社会的稳定。目前,房价居高不下,现任政府最应该做的是做大做强实体经济,挤掉房地产泡沫,让城市生活的压力降低,生活品质不断提高。
 
COL: 我觉得从社会道德层面,房地产的现状也折射出人们内心的欲望过度,应该节制某种过分的欲望,让它保持在比较适度的状态上,这样的话也许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
 
李凤禹:非常同意您的观点。现象的形成是由很多要素构成的,并且各种要素此消彼长,只关注某个因素可能会对这件事物带来致命性的打击,最好是让各种因素达到平衡。如果我们只考虑城市发展的利益诉求,城市道德和文化就会沦陷,带来的后果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在当今大的社会大背景之下,城市发展中出现房地产过热的问题,大多数设计师会选择屈从,设计师虽然力单位卑,仍然需要重归职业操守、严于律己。从善如流、坚持原则、服务公众。
同时,这种情况的出现跟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状态和公众的整体心态也是密不可分的。经济呈现出的快速发展的状态,生活节奏也很快。面对如此快速变化的经济、社会环境,人的选择往往会随波逐流,难以坚守自己的立场。在这种环境中人必须要找到能够支撑自己的力量,这些力量绝对不会来自表面现象,它更需要朴素的哲学沉思和对未来的想象力。
 
COL: 谈到哲学引导的思维方式,中国讲求变通,因此中式的思维方式会比较自由,而西欧追求体系的完整,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城市设计。因为严谨,欧美的城市设计就很少出现严重的问题;因为自由,我们的城市设计就会经常出现各种问题。
 
李凤禹:我认为不能把城市设计中出现的问题简单归罪于东方哲学,它其实是我们现在的思维方式表面化导致的。东方哲学中天人合一思想仍然值得我们坚持和发扬,而不应东施效颦,顾此失彼。西方的哲学未必优于东方哲学,东方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差别是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来看问题,最终殊途同归。
中国哲学讲究变通,通过因势利导达到平衡和协调。现代很多一成不变的设计样式,其实反映的是社会思维的表面化和僵化,并不是东方哲学的具体表现。东方哲学是非常灵活的,追求的是在动态中获取平衡。现在围绕利益钻牛角尖的固化思维问题,根源在于本质的趋利化和思维的表面化。
道家思想讲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要求我们把握事物的本质。城市设计的本源是为了创造更美好更幸福的城市。把握这个基本出发点我们在项目研讨和城市设计过程中使得整体系统良性发展。这跟西方哲学系统化的城市设计其实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有克服思维的表面化和单一化,在出发点正确的前提下进行广泛协作,汲取各个方面的观点,以真实的语境作为设计语汇,不过度设计、夸大、美化设计,便能使规划设计变得更有建设性和前景。
现在设计行业出现了不少文化商人式的明星设计师,经常为了商业利益抛弃职业道德,为商业利益而鼓噪奔走。这种现象对我们的启示是守住灵魂底线,坚持设计行业的责任和使命感,这些在国内设计行业很少有人在谈,西方设计师在这方面往往更成熟。西方哲学中存在很多让我感动的思维方式,比如我们到底应该建成什么样的世界,我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如何量化的理性思考等等。
 
COL: 可能社会节奏太快让设计师没有时间去深思,还有就是设计师的话语权也比较少,使他们主动性的发挥受到了限制。
 
李凤禹:其实设计师并不需要很强的话语权,他不需要为某个或某些群体代言。设计师首先要学的是听,倾听关于设计的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其次是想,冥思苦想,对设计所涉及的各种因素都要进行仔细考虑;再次是取舍、排序,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考虑进来,只能处理些与设计有关的比较重要的事情。最后是具体的实施,这个过程要考虑到协作问题,因为个人的专业和能力都是非常有限的,项目设计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合作才能完成。
当然还要不断进行反思。好的设计方案是在不断的思考改进基础上才能变得更好,出现了一些差错就需要及时改进,这种反思对规划设计行业非常必要,它可以避免思维表面化。至于话语权,现在很多人出于各种目的去索要它。设计师需要把政府、开发商和公众的利益联合在一起。三者之间并不存在绝对的对立矛盾。政府希望城市会变得更好,开发商是帮助政府去投资建设,只不过开发商会有利润方面的考量。所以设计师有没有话语权和能否把政府、开发商和公众结合在一起相比,并不是最需要的。
 
COL: 他们三者拥有共同的追求目标,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认识水平不同以及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才产生了一些矛盾。
 
李凤禹:的确是社会沟通方面出了问题。造成了社会隔膜和社会分裂。针对现在社会不同阶层和群体之间的互相不满与指责,更应该做的是鼓励社会各阶层之间进行公平对话。
通过对话才能增进了解,从而适度改变自己使社会变得和谐。当今社会分裂很容易,一个恶性事件就足够了,但达到真正的和谐很难。没有了诚信,给出的诺言就很有可能变成戏言、谎言。随着法制社会的建设,设计行业要更遵纪守法,善于有效沟通才能够在项目设计时倾听不同的声音,也能在各方信息的反馈中产生更多、更好的新创意想法。
 
COL: 很多时候设计师也想获知公众的看法以便对自己的设计进行修改,但是在公众集体失声的大背景下做这件事很难,这样设计师就无法了解公众心中理想的城市是什么样子的。
 
李凤禹:理想城市,不同阶层或不同年龄段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如果问城市设计或者景观设计成功的标准是什么,那就是它能为公众带来正效应,而不是能获得多少奖项。学术上的奖项只是部分专家为某些作品评分,它是不能完全代表大众的,能获得大众的认可才是成功的最终标准。
设计师在进行设计的时候本身一定存在局限性,设计师做方案时会钟情于某种形式或模式,并带有些许的英雄情结。更有甚者那些唯吾独尊式的个人风格设计是个人意志殖民,因为民众只能被动的接受。
设计有时候做地简单些效果可能更好,越简洁的设计语言反而能给人无限的想象,现在我们的城市设计和景观设计堆砌太多。设计不可以模式化,不宜复杂化,模式应该提供的是一种简单有效的量度工具。景观设计的目的是让人可以享受环境,现实却是城市到处被各式奢华景观占据着,让人无处立足无处可逃。
 
COL: 进行景观设计时,如果能考虑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我不去做什么,可能会更好一些。
 
李凤禹:这句话很精妙。以后做设计之前,我会先问问自己应该不做什么。虽然我们要做什么但从另外一个方向思考,这种有益的思辨,能提醒设计师应该如何谨慎地开展构思。
 
COL: 现在一些城市设计或景观项目政府重点打造,设计师精心雕刻,开发商铺天盖地宣传,本应获得公众的认可才对,但事实却并不尽然,原因何在?
 
李凤禹:人们来城市的目的很简单,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为了更好的工作,归根结底是追求更高品质的未来生活。这也是城市发展的根本动因所在。人的选择,可以用脚可以用手。假若一座城市不能够提供越来越好的生活,人们就会离它而去迁徙到另一座城市。现在一些城市的归属感、幸福感在不断地流失是不争的事实,这不是靠单个项目各方面的竭尽全力就能弥补和挽救过来的,它需要在城市整体环境层面从下至上的内在和外在的多元改变。
归属感与地缘感也不完全相同。归属感是精神层面的意味更浓,与物质层面的关系不是太大。要实现公共满意,设计师能做的就是人性化设计,创造归属感。当设计让公众觉得是为他(她)进行而且能够尽情享用的时候,归属感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
当然归属感是有阶段和梯度的,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它的实现肯定是在一定范围内慢慢实现的,量变才能形成质变。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同样值得警惕。您前面提到的问题不难解答,不为人设计,只关注过度的形式和体量,没有注重城市人文场所的创造,设计引导人际交流的作用很弱,忽略了人们精神上的需求,公众自然很难认同。
 
COL: 城市设计的很多问题都要上升到区域层面后才能得到解决,如交通系统问题、环境污染与治理问题,这样的话会不会影响到微观场所的设计和营造。
 
李凤禹:两者并不矛盾,城市设计进行宏观考虑的目的正是为了微观塑造。很多微观事物是有独特性和差异性的,属于不同质的东西,是难以取舍的,这就需要用具有包容性的宏观大格局进行统筹。微观环境是宏观环境的组成部分,宏观环境的关注对于整体协调,更好地特色化塑造微环境提供了更大的视野和格局。只关注一个微环境无异于坐井观天,城市设计需要社会协同,需要开放的心态,才能从容面对时间和空间的不断演变。关于如何适应变化需要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和更精细的研究,城市就是在变化中才能越来越好。

杂志简介

《中外景观》杂志简写为COL(Chinese & Overseas Landscape),是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主管下的,由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的一本专业景观类期刊。COL为双月刊,并在海内外公开发行。COL的主体面貌为国际开本,128页,全部彩色铜版纸印刷。COL的主要内容为国内外景观设计领域中最新的行业信息……
[查看更多]

重点推荐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流空间 关注居者的精神感受和交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新建筑景观的危机与反思

关于城市与建筑的问题,这几年来有颇多热点。从各地拔地而起的“奇葩”建筑,到普利兹克奖大师们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益彰
景观与建筑协同创作相得

景观和建筑作为城市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哪些异同和关联?在实现具体项目时,景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人居健康新趋势
APEC会议绿色建筑引领高端

11月7日,大家热议良久的APEC会议终于如期举行,这是中国近年来举办的最高规格的会议之一。盛会带

MORE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在线订购      建筑实录网          编辑部电话:010-88151985      传真:010-88151958      E-mail:landscapemail@126.com 《中外景观》版权所有京ICP备09000965号